青啤转型之道
发表时间:2012-5-8 作者: 佚名 来源: IT经理世界
面对后危机时代复杂多变的经营环境,金志国领军的青啤将如何通过系统的变革,来持续放大这个百年品牌的辉煌?


  青啤文化


  记者:刚才您一再提到青啤的文化。作为一个百年老店,青啤企业文化的核心是什么?


  金志国:企业做大,靠的是资本的力量;做强,靠的是战略;做久,就要看文化。使命和愿景决定了企业的成长空间,它的高度和宽度。而使命和愿景又与组织的核心价值观和企业文化息息相关。我曾给创业的女儿说,你能让多少人赚钱,多少人就会帮助你赚钱;你能尊重多少人,就会有多少人尊重你;你给别人带来多少价值,别人就能回报你多少价值。这样企业才能做大。创业的使命不仅仅是赚钱。以赚钱为使命的企业为了盈利可以不择手段,会带来无穷的灾害,这样的使命不会使企业基业长青。


  企业核心价值观其实在大的背景下是相通的,我们都受到中华传统商业文化的影响,讲求诚信、和谐,这些都是几千年的传承。但文化大革命把社会的诚信体系破坏了,再加上体制转型期的特点,人们都为了改变命运去完成原始积累。不管是哪个国家,资本积累的过程都是血淋淋的,也会有对信用体系的伤害。一种生存式的竞争可能就伤害了竞争,就像老百姓所说的,人穷志短。而作为一个百年传承的企业,青啤一直在坚持固守道德规范。我们的核心价值观是诚信文化,规范在前,效益在后;我们的市场观是永不放弃;我们的品牌观不是有多大影响力,是有情有利,与消费者建立感情,和他们交心,这是一种承诺,一种责任;“言行一致”是青啤道德观的底线。


  在青啤,品质是超越意识形态,甚至超越一切的“圣经”,对于品质的追求,就如吃饭穿衣一般自然,丝毫不用商榷,不用强制。在青岛啤酒博物馆里,记载了这样一个简单又朴素的故事:一位徒弟正在刷洗发酵池。老师傅问:你爹喝啤酒吗?徒弟说:喝。师傅又说:仔仔细细地刷池子,这就是你爹的酒壶。


  这个故事,在我入厂的第一天就听老师傅讲过;而今,每个进入青啤的年轻人,依然会上这样一课。


  记者:作为一个曾深受西方文化影响的企业,本身又生产啤酒这样一种诞生于国外的产品,您怎么诠释青啤管理文化的属性?


  金志国:我们一直在研究中国式管理模式的课题。中国传统的经济一直是小农经济,以前的商业大多是小商业,传统上企业的品牌就是“人”的品牌,永远做不大。中国几千年来不断神话“一把手”的体制一直延伸到今天。我们不仅要看到封建社会的国家里是皇帝说了算,我们要看到我们自己身上也是这样,在该形成现代企业管理制度的时候没有形成,遇到人员更迭就出问题了。因此,青啤一直致力于建立一个有竞争力的体系来推动企业发展,做到对内有凝聚力,对外有竞争力。


  青啤是内地第一个在香港联交所上市的公司。从一个国有制企业变成股份制企业,是一次脱胎换骨的过程。也只有脱胎换骨你才能活下去。我们先采用西医外科手术的方式,把企业的股权和治理结构改变了,然后再采用中医强身健体的方法,寻求内部管理的变革。西医的变革是革命性的,所以股权结构改变一步到位,中医的变革是改良性的,是管理和文化建设的慢工。


  驶出青岛港


  记者:您本人在这个过程中完成了怎样的转变?升任公司董事长后,您的工作方式发生了哪些变化?


  金志国:我最近越来越爱练习写书法,让自己静下来,因为我是管战略的人。


  一流的事业需要一流的人才,一流的人才背后需要有一流的制度做支撑。发展到现在这个程度,青啤不能再仅仅关注自身了,要关注整个价值链、价值环境、价值网,从链到面,全面权衡。我希望自己能搭建一个跨组织的平台,支配和号召各方资源,形成立足公司长远发展的管理制度,淡化领导人的影响。


  记者:今天的青啤,不仅是百年的中国品牌,也是一个世界品牌,请您分享一下青啤在国际化经营方面的经验?


  金志国:青啤的国际化,不是简单地将产品卖到国外。企业的产品是资源配置的结果和载体,当青啤把自己的产品卖到国际市场的时候,我们只是将一个物化和固化了的载体卖到国际市场,青啤的资源获取、资源配置等“活”的活动没有在国际市场展开,而仍然停留在国内市场。因此,青啤所要实现的国际化不是结果的国际化,而是能在国际市场整合、配置资源,并把产品销售到全球,将资本运作的过程和结果结合起来。


  另外,在全球一体化的世界中,中国啤酒本身就是一体化的重要环节,我们这里是全球最大的啤酒销售市场,国内外的啤酒巨头在同一个市场里竞争,因此企业不一定走出国门才算国际化。今天的现实是,“家门口的战争就是全球化的战争,赢取了家门口的胜利从某种意义上讲就是赢得了全球化的胜利”,当然,这里的“家门口”并非仅仅指公司创业起家的本土市场,还包括那些可以方便地延伸到的新兴市场。


  记者:青啤驶出青岛港,走向世界之后,您的个人梦想是什么?


  金志国:时代成就梦想,青啤百年历史积累的品牌成就了我的个人梦想。而人的梦想是不断变化和超越的。梦想一定要去追求它,当你接近梦想的时候,就会有新的梦想出现。另外,我希望个人目标和组织目标能够放到一起。


  我现在很担忧,青啤百年之后,在下一个百年里还能够续写辉煌吗?还要靠一个“能人”领着一群人去实现吗?上帝总会把“能人”派到青啤来吗?好比一艘大船,原来是100万吨的载重,现在是600万吨,你还拉得动吗?从木船到铁船,再到邮轮,该如何打造?我们能做的,只能是积极引导变革,在变革过程中去寻找答案。现在我必须要去解这个题,解开了就会一直“赢”下去。


  青岛啤酒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金志国先生


  金志国,青岛啤酒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,第十届、第十一届全国人大代表。


  金志国1956年生于青岛,1975年进入青啤公司前身青岛啤酒厂工作,历任职员、动力处处长,1994年任啤酒一厂厂长助理,1996年10月出任青啤西安有限责任公司总经理,2000年8月任青啤公司总经理助理,2001年8月任青岛啤酒股份有限公司总裁。2008年6月起,接替任职12年的李桂荣出任青啤董事长。


  按照金志国自己的总结,他任青啤总裁“七年做了三件事”。首先是对百年老企业的市场化改造,引入了市场运营、品牌运作的理念;然后是对青啤这个传统制造企业的现代化提升,金志国认为,青啤在管理中充分引入了现代管理工具是实现现代化提升的标志;第三是确定了青啤国际化的愿景和定位,下一步,则要着重打造青啤的全球竞争力。


  青岛啤酒2008年报显示,公司在全国18个省市拥有53家啤酒生产厂,销售收入从2002年的69亿元增长到2007年的158亿元,实现净利润人民币7亿元,实现啤酒销量538万千升。

本网发表此文,并不代表赞同本文的观点
责任编辑:丁贤芳
我要评论
网友评论